我一直喜歡烹飪,而且喜歡嘗試新食譜,有時候宴客,媽媽會要求我把以前吃過的一道菜再煮一次,我都會拒絕,因為總是想把握機會多多練習。所以當別人問我,我的拿手菜是什麼時,我總是啞口無言,回答不出來。所以媽媽就跟我說,所謂拿手菜,就是常常作的那些菜,而且拿手菜也會變成為媽媽的味道。

 

當自己身為人母後,我也沒有改掉喜歡變來變去作菜的習慣。孩子在外求學回家,問他有沒有想特別吃什麼我作的菜,通常回答都是隨便,所以沒有給孩子留下會想念的”媽媽的味道”,是我心中的憾事。

 

一直到最近,我在加拿大收到大兒子用Line寫來的簡訊,他說開始自己在家裡開伙煮飯了。在簡訊裡,他與我討論咖哩的作後心得,又說到如何利用多餘的食材作玉米濃湯,傳了張玉米濃湯的相片給我看,還說挺成功的、跟外面賣的一樣。我看這湯居然還有勾芡,令我很好奇地問他怎麼會勾芡,他說:「我是無意間聽到你說的」。

玉米濃湯.jpg    

 

後來,他又作了肉片傳相片給我,透過簡訊跟我說,「超好吃,很像外面的照燒烤肉。醬用了蒜頭、醬油、醬油膏、一滴滴的醋,還有可樂。超成功」。

煎肉片.jpg

 

又收到一張他的美食照片,我猜是肉丸子,其實我還深怕猜錯了,傷了他的心。這是他另一個得意作品,他描述:「我還加了洋蔥想說這樣醬會比較甜,然後蔥~一點點八角~然後蒜,然後醬油,有用蠔油跟醬油膏~~混合~~,然後再放醬油,我還加了一罐醬瓜的醬還有瓜,醬瓜一部分切碎去搓丸子,一部分直接煮,我發現在搓丸子的時候把肉在手上丟來丟去~~會變得很緊實」。

肉丸子.jpg

 

哈哈,收到這些相片,和他詳實的描述,我想也不賴,雖然沒有留給他什麼媽媽的味道,但至少他有了創新廚藝的精神,像我一樣喜歡去嘗試新作法,而且在耳濡目染之下,作菜的手法留在他的印象中。所以我沒有給他魚吃,倒是給了釣竿,不禁自我欣慰起來。

 

最近,收到他的一則問題:「妳之前有用一個小黃瓜,然後有蒜,然後有點甜甜的,怎麼作?」這則簡訊讓我感動了,一直以為自己沒有留下媽媽的味道,原來卻是有的,雖然只是一個小菜,但卻透過越洋簡訊來問我,心裡小小的幸福甜蜜了好幾天。

 

從此,我也有了”媽媽的味道”!不管是廚藝或者是味道,都是我維繫家人親情的良方之一。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ma 的頭像
Ema

Ema的部落格

E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